国产浮力影院

gesd
最美徐圩人—王绪志

王绪志原是西港工区的一名产盐工人,2014年转岗到悦升公司,2015年成为洒水车驾驶员。当他的手握上这枚“方向盘”后,就和他的保洁事业解下了不解之缘。

每天的清晨五、六点钟,当初升的太阳洒向这片充满生机的大地,王绪志已经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。洒水车的工作,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一年里除了严冬和雨雪天外,每天均要进行冲洗水,作息时间完全颠倒,早上人们上班前和中午人们休息时,洒水车便要开始作业,10吨的洒水车一个台班要加七、八次水。夏季,炎热的马路蒸发着阵阵热浪,洒水车驾驶室里中午达到近50度的高温;初冬寒意袭人,彻骨的自来水直刺双手;工作中,经常会被锈蚀失灵的消防栓淋湿衣服,冲洗路面时产生的水流,有时难免会溅到过往车辆或行人身上,时常还会遭到一些人的误解和辱骂。王绪志就有这样的经历。一次他在海滨大道进行浇灌绿化带工作,一名驾车游览的中年男子不顾洒水车的警示笛音,好奇地走近洒水车观望,被淋湿了衣服,但这名中年男子却跑步绕到慢行的车前拦下洒水车,要求王绪志予以赔偿。为了不误工作,保证按时完成浇灌作业任务,王绪志只得无奈地了自掏30元钱赔给这位无理取闹的人才算了事。事后有的同事纷纷替他鸣不平,有的说他傻,他憨厚的笑着说,自己掏点小钱没事,万一浇水迟了,那些补植的树苗就毁了,咱公司得赔多少钱?

王绪志就是这样,时刻以工作为第一,即使牺牲小我利益。有这样一组数据:王绪志平均每天作业七、八个小时,开车行径路程约160多公里,如果遇有重大突击保障,则行程达240多公里。从未休过年假,一年里休假不超过二十天,经常加班、值班,很少请假。由于长期辛劳,刚刚过四十岁的他,头发已经开始发白了,腰也疼痛了。有一回,在体检中,王绪志被检查出转氨酶数值过高,医生建议他请假治疗,但王绪志非但没有请假,还夜以继日的奔波在工作岗位上。他说,公司保障任务需要他。每天晚上都央求医务人员再等他一会,连续十几天,晚上十点才到医院挂点滴。王绪志的拼搏精神真让人敬畏,但他将热情留给了工作,却将歉疚留给了家人。

王绪志每天早出晚归,家中琐碎杂务一点也顾不上。家中两个孩子成天见不到他,连想他给他打个电话,正在驾车作业的王绪志直接拒接。正在上小学的儿子说,真希望天天下雨,爸爸早上就不要上班,可以做早饭给我吃,还可以送我去上课。孩子的话语透着几分天真幼稚,也透着对父亲陪伴的期待。今年五一节,已经许久没有休过假的王绪志,答应陪妻子和两个孩子到位于猴嘴的新家住上几天。可是刚进家门,就接到公司领导打来的电话,第二天要进行突击保障任务。王绪志十分愧疚的看向妻子和孩子们,当天晚上就赶回了徐圩的家,只为了第二天早上四、五点钟好干活。王绪志不仅是对孩子,对父母也深怀歉疚。王绪志的父母亲身体都不好,父亲患有气管炎、高血压,母亲有高血压和糖尿病。一年春节前夕,母亲因糖尿病并发症引起眼疾,什么也看不清,正在工作的他,只能让弟弟带着母亲到新浦眼科医院检查,母亲住院治疗十几天,又因为手术出现轻微脑血栓,后又转第一人民医院继续住院治疗,母亲一住就是二十天。后来弟弟又辗转带着母亲去往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。而这一切过程中,作为家中长子的他,却没能多去探望母亲,只能在这边通过电话知悉母亲的状况。王绪志忍着心中难过说,工作任务离不开他,顾得上一边,顾不上另一边,人总得有点奉献精神。直到母亲康复归来,王绪志才舍得请了一次假,租了车早上五点出发去往南京接父母,没等停留,当天一点已赶回家中。安顿好父母,他又忙于工作,只为了能在过年时为大家把路冲洗干净。为此,妻子责备他,你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?但他却觉得,人不能只考虑自己得失,身为公司员工,要为公司形象着想,要有员工精神。王绪志一直秉持着这样的信念。哪里绿化浇灌,哪里路面污染,哪里突击降尘,哪里就有王绪志。尤其是在近几年的重大突击保障工作中,洒水车工作时间和使用率明显加大,只要工作需要,王绪志从不强调个人原因,随时随叫随到。王绪志将全部精力全然奉献给了工作,困了就在车上打个盹,饿了就啃块面包,甚至有时为了抢任务,连续两三个中午没吃午饭也是常有的事。而对这一切,王绪志从没有过怨言。这就是悦升公司一名普通洒水车驾驶员王绪志不普通的工作和生活,正是靠着无数个普通的王绪志,默默的倾情付出,才有着悦升公司转型发展事业的蒸蒸日上;正是有着盐场人激情昂扬的奉献精神,才奏响了悦升公司发展壮大的腾飞之歌。(晁华)